大唐官 3.一雪积年愤

小说:大唐官 作者:幸运的苏拉 更新时间:2018-05-06 21:52:02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不过韦皋毕竟还算是半个君子,他只想对张延赏复仇而已,实则对妻妹还是以礼相待的。

  如今见到岳父这副模样,他心中充满快意。

  “昔日在邠州五龙驿时,张公可曾想过,与皋会以现在这种面目想见。”

  现在韦皋直呼张延赏为“张公”,足见他早已割断了翁婿关系。

  张延赏胡须抖动,在坐榻上转过身去,不理会韦皋。

  可韦皋根本没把他摆在眼里,索性起身负手,“张公为荆南节度使时,皋不过在幕府内和你的几位僚佐有所争执,你就让皋当监门郎,并写信将皋好一顿痛骂,视皋为奴子耶!”

  张延赏还是不回答。

  韦皋冷笑下,他明白光是说这些,是不会让张延赏这个老奸巨猾的官僚有所动的,对付他必须单刀直入,击中对方心中最在意的东西。

  “西川这里,张公难道还以为可以重持旌节吗?”

  果然,听到这话,张延赏的脸色顿时有变。

  “如今高少尹早已入蜀都城,只要他可以将那里的财货运到奉天城去,你认为圣主还会因张公的缘故,将你再送回去坐镇西川?简直痴心妄想。”

  “你......你们和西山军不过是同窟之贼。”张延赏愤愤。

  “西山军不是贼,他们只是不满张公你而已,也许张公平日里得罪的人太多。不过倒也无所谓,张公在西川军府里积累的钱帛如山,倒是便宜了我和高岳,还是那句话,谁能将这些钱帛送到奉天,谁就是功臣。如今西汉川(嘉陵江)在我手里,褒斜水在高岳手里,如何由不得我们?”

  张延赏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手指不断地对着韦皋抖着,连说”你,你这,你这忤逆。”

  “我韦皋欲改写春秋,张公没资格谈我是顺是逆!碧笙,就此还于张公,可让东川吴使君借你数匹马,如犬如狈,过兴元府回奉天城去搅动你的口舌罢!韦皋,就此别过。”言毕,韦皋冷冷地拱起袖子,迅捷作完一揖,转身玉佩响动,大步得意地离去。

  “阿父!”碧笙泪流满面,扑到父亲的膝前,不断抚着父亲的胸膛,她害怕父亲就此气闷而绝。

  “当初我怎么将玉箫嫁给如此无行之徒?”张延赏气得捶胸顿足,不过当了这么长时间高级官僚,他自然也有极大的抗压能力,随后他扶起女儿,奇异地说,跟着你一道的数名家奴呢?是留在西川军府,还是跟着你钿车同路来的?

  碧笙脸色变了,低声说全被姊夫扣在营中。

  “完了,完了,幺奴他们,他们彻底完了。”张延赏大汗淋漓,靠在坐榻上,有气无力地如此说到。

  张府的幺奴等六七人,正是以前一路将韦皋、张玉箫夫妻财货不断拉回的角色。

  现在他们全都落在韦皋的手里。

  浩荡激扬的射洪水和涪水交汇处,韦皋立在水花轰鸣飞溅的崖石之上,看着麾下奉义军的士兵,将当初羞辱他的张延赏家奴们挨个反剪捆住,摁在河滩上,接着挥动白木棒,雨点般打下去,“韦郎君求活命呀!”的惨嚎声四起,这几名家奴绝望地告饶着。

  可棍棒无情,渐渐的惨嚎变为哀叫,又变为呻唤,再变为死寂。

  韦皋俯视见到,七名有眼无珠的张府家奴,全被打得脑浆屎尿横溢,变为一排死尸,随后被士兵挨个塞入土囊里,一个接着一个抛入到涪水当中。

  “大丈夫立世,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快哉。”

  接着韦皋转身,对身边的牙兵说到,全军拨营,入鹿头戍,去蜀都城和高岳会齐。

  有军将询问,那东川吴冕和张延赏?

  “断脊老犬,不用管他。”韦皋语气轻蔑。

  果然而后奉义军起营,大摇大摆在梓潼城下绕一圈,随后向蜀都城而去。

  吴冕和张延赏大眼瞪小眼,根本无可奈何。

  这时候,蜀都城内家财万贯的大豪商们,都惊惧不安地呆在军府的正衙食堂当中,旁边有营妓翩翩起舞,乐师吹拉弹唱,可每人的心中都七上八下的,不知道坐在主人席位上的高少尹,将他们张榜请来,意欲为何。

  高岳是按着名簿来点人的,这蜀都城里的有名商贾,谁都跑不掉。

  “诸位啊,如何还不开市呢?”高岳和颜悦色。

  这时商贾们立刻响起了片讨好但又担忧的笑声,尴尬得很,许多人拱手低头,面前的菜肴不敢动半分,谁也不敢先说,也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是不是因西山军和白草军还在城内?”

  少尹第二句话立刻打开局面,商贾们都懂了,纷纷拜伏下来,七嘴八舌,口称愿出“率令钱”,帮将士们润家,以壮行色。

  “各位以商助军,岳感激不尽!”

  “应该的,应该的。”商贾们都擦着额头和脖子上的汗,忙不迭说到。

  白草军的笔吏们立即手持文簿走入,递给这些人笔,叫他们写下各自所出率令钱的款项。

  待到交上来后,高岳看了看,这一下子就刮到了二十余万贯钱,足够犒赏西山、白草、奉义的所有将士,也够遣散那群僚蛮了。

  并且这些钱不过军府,全是蜀都城里“义商”们慷慨解囊,以私人名义捐赠的,干净得很。

  高岳很开心,说诸位不必拘礼,在筵席上尽情快乐。

  接下来几日里,军府衙门后院,车马络绎不绝,丝帛、青绳钱被成箱成箱送至,几个大院子很快都堆满了。

  “马上除去城门和军府的戍守外,大部分子弟们都去万岁池外扎营,不要惊扰蜀地的父老嘛!”

  可随即高岳又全城张榜。

  这次点名召集的,是数类人,船工、织染工、刀剑工和麻纸工。

  这群人不下几百,带着惊吓的眼神,东张西望,穿着麻衣短褐,被全身铁甲的士兵押着,走到了军府院子里。

  他们有的是军府或衙门的雇工,有的是城中自由为业的。

  让人惊奇的是,偌大的院子里,居然还设有他们的座位。

  一排排的墩子,上面铺上了毯子或茵席。

  院墙的槐树下,兴元少尹,如今蜀都城的实际控制者高岳,很和气地要求他们:“本尹的兴元府那里,百姓生活远不如蜀地啊,农田是刀耕火种,手工更是聊胜于无。本尹想要聘请你等去兴元,可携带家眷一道,何如啊?”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