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门天师 第二十一章鬼胎

小说:道门天师 作者:随云仙人 更新时间:2017-11-10 13:42:33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周成知道阴兵过境之后,肯定会有麻烦。

  但却没想到首先来到的竟然是这样一桩麻烦。

  女子怀胎之时,最忌招惹邪祟。想必昨夜阴兵搜捕鬼魂的时候,有恶鬼情急之下,钻进孕妇的肚子里面去了。而且从情况看来,恶鬼显然早就开始打主意了。一直盯着这女子呢。只是未到临盘之日,恶鬼一直在等待罢了。

  恶鬼没料到地府阴兵会突然到来,恶鬼为躲避阴兵,便顾不得那么多了。阴兵可能顾忌孕妇人命,也可能是别的原因。竟然没有把恶鬼抓走。于是便把这麻烦丢给了周成。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

  但这件事情牵涉一身两命。胎儿肯定已经活不下来了。生下来也是鬼胎。留在世间只会遗祸人间。现在就是不知道孕妇如何了?

  十几里山路对周成来说,不过倏忽之间的事情,但对一群凡人来说,却是要一点点地爬的。等到一群人爬过数道山头回到村里面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

  村里气氛明显大为异样,窃窃私语之间显得有点惶恐不安。而且明显避着周成这一行人走的样子。

  周家老三媳妇被鬼附身了,一大早起来,竟然犹如恶鬼一般,偷偷摸进了自己的鸡圈,咬死了自家所有的鸡鸭,满口鲜血地在喝鸡脖子上的血呢!

  那满口鲜血,双目血红的样子把一大早起来收鸡蛋的婆婆给吓晕了过去。

  后来硬是五六个棒小伙子一起上才制服了周家三媳妇。一个怀孕的女人哪儿来的那么大力气?这不是恶鬼附身是什么?

  如今周家三媳妇正被牢牢地捆了起来丢进了柴房里,周家人正跟族里的人一起商量怎么办呢。

  这女人确实把村里所有人都吓住了,村里的人也是议论纷纷。有感叹周家人不地道,有感慨那女子命苦,有恐惧恶鬼惶惶不安的,有说请人来驱邪的,莫衷一是说什么的都有。

  周成没管那些人私底下的议论,却依旧还是将所有人的议论听到了耳里,脸色当即有些不好,却什么也没多说。

  当周成一行人走进周家大门的时候,明显看到的就是一地的鸡毛鸭血,样子着实恐怖。也不知道为什么周家人没有收拾一下。

  更让人心惊的是柴房不时传出来的阵阵怪笑之声。

  犹如枭鸟。闻之心惊。

  此时不但周家一家大小惶恐不安,就连邻居四里也一样被吓得不轻。周成等人来的时候,宗族族老跟周家人一起正商量着什么时候把那个恶鬼附身的女人拉出去烧死,一了百了呢!

  这下不但周家大舅哥跟小姨子脸色变了,就连秀儿也顿时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周家一家性情凉薄如此,这女子也真是苦命。女子为了周家生儿育女,大大小小一屋子人,竟然没有一个出来帮忙说话的,怎能不让人心寒?

  不,也不是没人反对。周家三房前头生了两个丫头。这也是周家三媳妇在家里没有地位的主要原因。如今这么一伙人没有半点商量救她们娘亲的意思,反而想要到只有要烧死她们娘亲,当场就就哭求了起来。奈何这些人心如铁石,不但没能求情,反而立刻挨了顿狠打,如今正北捆着带离了周家罢了。

  省得两个赔钱货,贱丫头留在周家哭求个没玩,不但碍眼,而且碍事。

  “你是他丈夫,你怎么说?”秀儿面色不善地看着身边的当事人丈夫。

  秀儿跟老爷子如今在山下十里八村的地位很古怪。说起来不过一个被逐出了宗族的小丫头,自然不被人看在眼里。可奈何人家背后是神仙。青阳山中的那位仙人在两番救了山下乡民之后,秀儿的地位便竟然不是平常人能亵渎的了。

  神仙可望不可及,平常人一般时候见不到。秀儿跟老爷子便成了代言人。而且不知道这小丫头不知从而突然学来了一身医术,大家议论着可能真的是仙人所传,而且平日里下山来还帮人看病疗伤,身份更是不同一般了。

  秀儿突然出声,屋子里顿时一静。本来秀儿插手人家家事,是很犯忌讳的。要是常人,早就一句:“哪儿来的野丫头,,乱管闲事”然后打将出去了。但此时却满屋子老老少少却是都不敢作声了。

  “这,这”周家三郎看了看爹娘的眼色,当然不敢反对。却又在秀儿的逼视之下,也不敢赞成。当即呐呐不敢言,久久支吾不出一个意见来,这下周成跟秀儿的观感更不好了,而一旁的大舅子更是突然便一拳头挥了过来,将周家三郎打倒在地,满口鲜血。

  这一拳,含恨而出,出手如电。满屋子周家人都还没反应过来。

  “一夜夫妻百日恩,我家妹子为了你们周家生儿育女,操持家务,可曾过个半天好日子?你,你这样的,我们家当初真是瞎了狗眼了,让妹子嫁进了你家,这满屋子畜生!”周家大舅哥眼睛都红了。

  当着周家,当着满屋子周家人的面,打了周家的儿子。这事情可不小。待到周家人反应过来,顿时便有好几个周家后生扑了过来。

  这时候,什么亲戚颜面都没有了。撕破了脸的两家人,顿时便成了仇仇敌。

  屋子里乱成一团,周家大舅哥武力值不错,难怪周家三郎貌似都有点怕他。

  大战还没起来,周成便远远地将秀儿拉开到了一边,免得战火波及到秀儿。

  只是秀儿小丫头现在脸都气红了,明显想上前挠死周家的心都有。如今被周成拉开,当即双目怒瞪周成,责怪周成不帮忙。

  周成摸了摸鼻子,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极品一家人啊!

  大舅哥武力值不赖,就连一旁的小姨子身手也不错。只是周家人多,眼见着大舅哥着一边渐渐落在了下风。周成不得不出面了。

  “都给我住手!”周成一声断喝,震得屋子里的人耳朵嗡嗡直响。交战双方几乎同时停下了手来,看向了周成。

  “祸福无门,唯其自招。善恶之报,如影随行。我不知你们为何如此容不下一个女子。但人在做,天在看,你们自己就不怕冤魂索命?”周成变化而成的老爷子一脸阴沉似水,浑身气息震得周家人目瞪口呆。

  谁起来,十里八乡谁不认识谁啊?这可不像平日里那个带着孙女的老实老头。

  “现在我们去柴房看看!”周成叹了一口气,领着秀儿看不都看周家一眼,退出了正堂向着靠边的柴房走去。

  北方天寒,无论平日里生活做饭还是冬天度日,依赖山中木柴很多。于是大部分人家都盖有柴房。省的雨雪天气,木柴被水浸湿不好生火。

  只是一个堆放木柴的房子能不能住人就可想而知了。

  一家人将一个孕妇捆了起来丢进了柴房,明显就是不在乎那孕妇的生死了。

  周成带着秀儿还有后面跟着的大舅哥,小姨子还没推开柴房的破门就先闻到了一股血腥气。

  周家人没有一个跟来。周成等人也不管他们。当即推开破木门,里面的情形当即吓得所有人一跳。

  “太乙无量寻声救苦天尊!”周成先在心里告罪了一声道。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