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阴阳两界 我拼命抗日却获得个叛党叛国罪/上

小说:穿越阴阳两界 作者:骆山乐山 更新时间:2018-07-20 12:00:20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柳月,谷虎,骆刚和鬼见愁悄悄走进客厅落座,他们便听到方凯的动人讲述;

  ‘其实我的原名叫方富贵,方凯是在我投军之后才更改的。我祖籍是山东聊城人,那里是一个美丽,山青水秀的地方,我很爱我的家乡。我出身在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父母靠帮工租地种田为生.人人都说童年是快乐美好无忧无虑的,可我的童年记忆却十分凄凉凄苦,尽管父母没日没夜地拼命干活,可还是养活不了一家人的温饱。唉,我的姐姐不到十岁就卖给人家当了童养媳,整日是以泪洗面;我的哥哥不到十岁就给地主放牛放羊,只因年少一时贪玩丢失了一头牛,地主就用皮鞭把我可怜的哥哥活活打死了。可恶的地主打死了我还不解气,还硬逼着我父母赔偿他一头牛,善良软弱的父母无力无钱更无勇气与他抗争。为了还债,父母帮工劳作更加辛苦了,可不管父母怎么拼命劳动怎么起早贪黑,债台还是越筑越高。贪官要送礼付饯买更大的官,摊派到地主土豪劣绅身上的钱财,他们又把这分钱财压在了贫苦人家的身上,加租加息,雪球是越滚越大,加之那些地皮流氓恶霸的轮流地敲诈劣索,有一日宁日啊也只能是在困极了的梦中。。。。。。

  当我年满十岁时,我的父亲因过度劳累倒在了田里去见了阎王爷。母亲因穷困和父亲的不辞而逝,让母亲的精神极度崩溃,不久也到阎王府与父亲相见去了,留下孤苦无依的我在这个悲惨的世界上饱受风霜。为了报仇,我行乞行偷,邀着一帮难兄难弟,那段时间可谓是漫长又辛酸。为了报仇,我拜师拼命习武,为了温饱,我们不惜以身犯险,专偷贪官抢土豪劣绅的钱财,多余的毫不余留地散发给贫苦人家。他们是想尽一切办法,不择一切手段抓捕我们,弄得我们是东躲西藏,天地之大竟无我们容身之地。

  十六岁那年,我们瞅准了一个机会,杀了一个大贪官也杀了一个最大的恶霸和当年打死我哥,逼死我父母的地主全家,我们顶着滂沱大雨逃到外地投了军,加入了军阀混战的序列。那夜的我们含泪离开了山青水秀的家乡,人心不好的伤心地。。。。。。

  在部队中,我们不顾生死地拼命战斗,靠着我们的机智和勇敢,我们很快就被提升为班长排长连长团长。几年后我们又被改编为国府的国军,我也很快升为了军长。在军中我和我的兄弟们都是穷苦人家出身,善良正直是我们天生的本质,敢言敢说敢做是我们永远也改变不了的性格。因此我们在军界中的威望挺高,他也得罪了许多政府和军界中的许多达官显贵,他们总是与我们是貌合心不和,勾心斗角是越演越烈。我知道,那些十分贪婪,利益熏心的人是无时无刻不忘寻找机会罗织着我们的一些无须有的罪状,待时机一到,他们就会想把我们置之干死地而后快。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贪官们为了确保自身利益总是推三阻四,为保存其各自势力,他们相互之间互不支援互不配合,有的还在暗中勾结着日本人削弱着对方,壮大自己。小人们总是厚颜无耻,他们还美名其曰地无头脑地积极高呼响应什么什么;扰外必须先安内,曲线也能救国。反正我是最恨他们那种无耻小人的,常常带着全军人马积极抗日,孤军深入,浴血奋战,多次击败了不可一世的日军永不战败的神话。

  有一次,我暗中与两位平时口头上积极抗日的军长约定好了时间地点,准备联手歼灭日军两个师团。唉唉!当在战斗打响之后,我军是冲锋在前,可可结果那两个军的人马却临阵脱逃了。。。。。。那一次我军是伤亡惨痛。后来我是一气之下杀掉了那两个有着显赫背景的军长,极大地惹怒了那些达官显贵们和政府要员,仇,大仇也许在那时,他们就给我牢牢记上峰上了并极力寻找着最佳时机了。

  有人说;一个人一旦有朝一日做了官,不论他曾经是贫穷还是富有,善良与劣恶。贫穷的人当了官会慢慢变得贪婪势利,为了适应一池水之色;富有的人当上了官,他们会变得更贪更势利,因为他们深深知道只有钱财才能打通前途上的任何拌脚石;那些善良耿直的人当上了官若是不改变,在一色之水中,孤立无援的你终会被踢出局外;劣迹斑斑的人当上了官,他们越贪越坏,在官场上会混得风生水起,阳奉阴为,不择手段那是他们越升越高的强项。

  哦哦,我想起了,也许是因那么一次,我得到消息有一日本军团想到共匪的根据地去偷袭,他们想通过我的防区。我接到上级的命令是放他们过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在我军中,有些人说听上峰的准没错,得过且过,反正他们日本人又不是来袭击我们,上峰不是要我们控制着共匪的发展壮大并寻机歼灭他们吗?依我们之见这次就是一个最好机会,悄悄跟在日本人之后。。。。。。但在我的一再坚持下,倾全军之力于险恶之处设下埋伏痛击日军,并一二再再而三地告诉所有将士们;只要是有一个日本人在我们中国的土地上横行,全国人民应团结一条心一直对外,一家人之间的恩恩怨怨,等我们共同赶走了外来侵略者之后再去分辩谁对谁错谁是谁非。于是我一面派人去通知了共匪根据地的人做好准备,一面加紧布防工事。外强侵入,那就是我们所有中国人民的共同敌人。

  当我军与共匪与日军战得正激烈时,我又突然接到上峰的一道死命令,上峰要我军快撤出战场,先让日军与共匪消耗力量,待双方伤亡惨痛毫无还手之力时,再由我军把日军共匪一并歼灭,千万千万别扰乱了国军的大局布暑,否则就将我撤职严办。在这节骨眼上,我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眼看着那些日本狗打我的同胞,一个真正的中国军人岂有逃而避之之理?这一次,我们一定要在国共合作之中大获全胜,并把所有缴获的物资全部奉送给共匪。唉。。。。。。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