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497橄榄枝

小说: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作者:鲇鱼头 更新时间:2017-11-19 00:02:06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纽约州州长虽然是民主党人,但在纽约市,这里却是共和党人的天下。

  大亨们都有自己的消息渠道,尤利西斯·格兰特不能代表共和党参选这件事,没有在纽约引起任何骚动,甚至都没有几家报纸在讨论这件事。

  尤利西斯·格兰特当政这几年,是骏马集团从无到有,再到一飞冲天的几年,所以李牧才希望尤利西斯·格兰特继续登场。

  但对于其他大多数人来说,谁当总统并没有什么特殊意义,而因为尤利西斯·格兰特近些年的恶评不断,很多人心里都会下意识的想看看,如果换一个人来当总统,情况会不会更好一点。

  李牧躲在总督岛看似不问世事,实际上只要李牧在纽约,总督岛就是很多人的视线焦点。

  洛克菲勒来找李牧的时候,这样对李牧说:“更换总统很正常,格兰特总不可能一直当总统,不管是谁当总统,他都不会是咱们的敌人。”

  洛克菲勒很有信心,这来源于他手中拥有的实力,石油行业是一个国家的经济命脉,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越来越重,不管是谁在台上,都要保证标准石油高速发展,这样对美国经济才有足够的推动力。

  j·p·摩根来找李牧的时候,这样对李牧说:“总统早就该换了,这些年腐败丑闻不断,经济动荡不安,我们需要一个稳定的大环境,这样我们才能集中精力发展自己的企业。”

  j·p·摩根在企业家里绝对是“人样子”,他做事喜欢按部就班,以堂堂正正的王者之势去击败敌人,不喜欢搞阴谋诡计。

  这样的人对暗箱操作是深恶痛绝的,所以j·p·摩根虽然不说,但他对尤利西斯·格兰特的意见很大。

  9月底,格罗佛·克利夫兰给李牧带来了一个意外消息,民主党总统提名候选人、纽约州州长塞缪尔·蒂尔登希望能得到一个和李牧共进晚餐的机会。

  这对于李牧来说是一个请求,而不是要求,而且这个请求还有点儿冒昧。

  作为一个共和党人,在这个敏感的关键时间节点,如果李牧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私下会面,那肯定会给李牧在共和党内带来一定负面影响。

  不过李牧不在乎这种负面影响,反正李牧也不打算参选总统,人家选总统也没有征求李牧意见的意思,既然是摆明了不招人待见,那又何必热脸去贴凉屁股。

  再说了,格洛佛·克利夫兰是骏马集团的首席律师,在骏马集团兼并春田、柯尔特、温彻斯特这三家公司过程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同时格罗佛·克利夫兰还是未来的总统,这点面子肯定是要给的。

  10月1号,晚上,李牧在克林顿城堡设宴招待塞缪尔·蒂尔登。

  虽然李牧不介意和塞缪尔·蒂尔登吃晚饭,但能避的嫌还是要避的,在克林顿城堡吃饭,可以解释成是偶遇,反正塞缪尔·蒂尔登也是克林顿城堡的常客,在总督岛就不好说,全纽约人都知道,除非是获得李牧的邀请,否则谁都无法登岛,这要是解释成偶遇,实在是太牵强了点。

  晚餐在克林顿城堡的三层进行,只有塞缪尔·蒂尔登一位客人,厨师是严父,初雪担任服务员,梅森就守在门外。

  “里姆,我得说,你和你的骏马集团都是那么的令人惊叹,三年前纽约还没人知道你的名字,看看现在,你的名字响彻大街小巷,纽约有可能有人不知道塞缪尔·蒂尔登,但所有人一定会都知道里姆这个名字。”塞缪尔·蒂尔登表情诚恳言辞恳切,看上去百分百是发自内心。

  听上去有点“拍马屁”的嫌疑,不过尚在可以接受范围内,人塞缪尔·蒂尔登也没有说错,在纽约,李牧的名气绝对比任何人都大,别说塞缪尔·蒂尔登,就算尤利西斯·格兰特也不行。

  “州长先生实在是太过奖了,这应该完全归功于州长先生的英明领导,这是在州长先生创造的稳定环境内,我才能取得些许微末成绩,而且这点成绩也不值一提。”李牧也是表情诚恳言辞恳切,看上去百分百发自内心。

  “真令人尴尬…”塞缪尔·蒂尔登放下手中的餐刀抹了把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口中的语气多了几分熟络:“里姆,为什么你不能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呢?难道你也想让我称呼你为董事长先生吗?哦哦,我差点忘了,我应该称呼你为国王陛下才对。”

  里姆在纽约的绰号就叫国王,这不仅仅表示李牧在纽约的势力大得惊人,同时也表示骏马集团在所处行业内无可争议的霸主地位。

  确实是霸主,不管是骏马武器公司,还是骏马电气公司,在美国国内都近乎是垄断经营,这样的市场地位,也只能用“国王”来形容。

  除了骏马武器公司和骏马电气公司,骏马汽车公司和骏马建筑公司的实力同样不可小觑,在汽车行业和建筑行业内,骏马汽车公司和骏马建筑公司虽然有竞争对手,但竞争对手的实力不值一提,特别是在汽车行业内,范德比尔特汽车公司和骏马汽车公司相比,简直就是骏马汽车公司的附庸。

  “好吧塞缪尔,我认错,我并不是故意疏远你,只是适当表达我的尊敬。”被人当面揭穿,即使以李牧的脸皮厚度,也免不了感觉脸上发烫。

  “好吧,让我们重新认识一下,我叫塞缪尔·蒂尔登,一个行将就木的老纽约人,如果你有法律方面的事务,希望我能为你服务。”塞缪尔·蒂尔登装模作样的端起酒杯,向李牧重新介绍自己。

  “啊,很高兴认识你,我叫里姆·李,一个来自斯普林菲尔德的乡下小子,如果你在纽约遇到什么麻烦,那么期望我能为你服务。”李牧也端起酒杯,既然是做戏,那就做全套。

  叮…

  两个杯子碰在一起,气氛渐入佳境。

  老严为了今天的晚宴准备了不少大菜,其中就有清帝国京城著名的烤鸭。

  金黄色的烤鸭被放在一个银质推车上,由老严亲自推上来,初雪为李牧和塞缪尔·蒂尔登分配吃烤鸭要用到的饼和葱丝儿,以及其他酱料。

  老严手持厨刀,表情严肃的就像是参加大朝会一样,李牧和塞缪尔·蒂尔登下意识整理衣襟,坐直身体,准备享受美食,这既是对食物的尊重,同样也是对劳动的尊重。

  老炎刀法精妙,金黄鲜嫩的烤鸭被片的薄如蝉翼,透过肉片儿可以看到灯光那种薄,这一手让塞缪尔·蒂尔登大为叹服,连连惊呼不可思议。

  其实纽约的高级饭店也不少,法国菜、意大利菜、以及英国的黑暗料理都能吃得到,塞缪尔·蒂尔登身为民主党大佬纽约州州长,当然也是见多识广,现在表现出来的惊叹,更多是看在李牧面子上的客套。

  当然了,单就食物本身而言,老严的手艺确实也令人赞叹。

  一只烤鸭每人吃了两片儿,然后整只鸭就被撤下去,接下来这道菜是来自安第斯山的烤羊排,同样是不可多得的美味。

  “我现在才意识到,这么长时间以来,我到底都错过了些什么。”塞缪尔·蒂尔登脸上的表情已经换成色与魂授,当然这少不了酒精的功劳。

  “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天天来,我这段时间闲的很。”李牧也放松不少,美食总是更容易让人放松。

  “呵呵…共和党提名的事我听说了,请原谅,当我听说尤利西斯·格兰特没有获得提名的时候,我很开心的喝了一大杯,不是因为尤利西斯·格兰特无法继续连任,而是因为那些共和党的大佬在提名的时候忽略了你的感受,我很确信这会导致严重后果,虽然有可能现在还不够明显,但这已经足够表明共和党人对你的态度了,不是吗?”塞缪尔·蒂尔登果然是有备而来,抓住机会把话题扯到即将开始的共和党人全国成员大会上。

  提名这件事怎么说呢,尤利西斯·格兰特不参选,对于民主党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至少民主党人是这么认为的。

  虽然很多人都不看好尤利西斯·格兰特能成功连任,但李牧有把握让尤利西斯·格兰特如愿当选,但这必须建立在尤利西斯格兰特有资格参选的基础上。

  现在这种局面,就算是李牧有天大的本事也无从施展,很多人看来…或者说在绝大多数人看来,尤利西斯·格兰特根本无法获胜,李牧就算是再有信心,关键是根本没有证明自己的机会。

  民主党人这么认为可以理解,共和党人也这么认为那就是自毁长城了,作为共和党的新星,李牧的身份特殊,因为他不是出生在美国本土,所以永远不会有资格竞选美国总统,这使得李牧身份超然,理应成为共和党内各方大佬竞相拉拢的对象。

  当然以上那种情况只在理想中才会发生,现实中却是,因为李牧的年龄,所有人都看好李牧的未来,但不看好李牧到现在,这实在是一件很令人悲伤的事儿。

  有这个背景在,塞缪尔·蒂尔登来找李牧的来意就呼之欲出了。

  李牧虽然现在是共和党人,但并不代表李牧将永远是共和党人,在雇佣格洛佛·克利弗兰作为骏马集团首席律师这件事,李牧在民主党方面属于可拉拢对象,所以哪怕是只有一丝一毫的机会,塞缪尔·蒂尔登也愿意付诸努力,就算不能把李牧拉进民主党,给李牧上点药也不错。

  量变迟早会引发质变嘛…

  “塞缪尔,现在不是聊这个的时候,或许你对于竞选总统信心十足,但是我要说,恐怕十年之内,民主党在竞选总统这件事上干不过共和党,所以很遗憾,在这方面,我看不出我们有合作的可能。”李牧没把话说死,十年不可能,总还有下一个十年,先结个善缘嘛,说不定未来某一天,这份善缘就能开花结果。

  “不不不,我不认为民主党没有机会,虽然里姆你和总统先生的私交非常好,但是我仍然要说,总统先生执政的这几年,已经充分证明了共和党烂到骨子里的腐败,你们已经连续赢得了四次总统大选,所有人都已经看腻了,他们看够了那些肥头大耳的官僚尸位素餐不问世事,看够了各种裙带关系暗箱操作,是时候做出改变了,这不仅仅是我想做的,更是所有人民的心声,但令人遗憾的是,共和党人从来不肯坐下来静静地倾听这一切。”塞缪尔·蒂尔登的口才确实好,这也难怪,能在共和党占据优势的北方以民主党人的身份当选纽约州州长,塞缪尔·蒂尔登肯定是有两把刷子的。

  “你说的没错,那些裙带关系和暗箱操作确实是令人愤恨,但是塞缪尔,如果换成共和党人上台,你们就能做的更好吗?”虽然李牧是裙带关系和暗箱操作的既得利益获得者,但李牧还是反对那些游离在法律之外的人和事。

  作为一名既得利益获得者,李牧现在要做的是维持这部精密的国家仪器,让它继续以稳定的节奏运行,这样李牧和他的骏马集团就能保证长盛不衰。

  维持社会稳定的基础是所有人都在规则范围内办事,这样规则才能成为真正的规则,所以李牧讨厌所有的暗箱操作和裙带关系。

  “当然了,最起码在整顿吏治发展经济上,我们民主党有底气比共和党做得更好。”塞缪尔·蒂尔登不急不许,别管能不能做得到,先把法螺吹出去再说。

  “好吧,我相信你们能做得到,但问题是,你同样无法证明给我看,所以塞缪尔,我不能给你任何承诺,至少现在不能。”李牧遥紧牙关,不想现在就当共和党的叛徒。

  当叛徒不是不可以,但要有足够的利益才行,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男人无所谓忠诚,忠诚是因为背叛的筹码太低,女人无所谓忠贞,忠贞是因为受到的诱惑不足。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