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情 第二十一章飞剑

小说:沧海情 作者:不易.QD 更新时间:2017-10-01 05:56:16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柳长青当然不会再去抱南宫烟柔,尤其还是当着白沧海和赢风的面。

  对此,南宫烟柔不免有些失望的撅了撅嘴,并狠狠的瞪了旁边的白沧海和赢风一眼,那眼神中的意思,分明是怪二人当了电灯泡,坏了她和柳长青的好事。

  为了不让尴尬的气氛继续在四人之间蔓延,柳长青绕过了身前的南宫烟柔,手忙脚乱的抽出了腰间的宝剑。

  就见其深吸一口气,并起二指,在剑身上轻轻一点,那宝剑便迎风飞涨了起来,只一会儿,就变成了一柄一尺多宽,一丈多长的巨剑。

  在柳长青的操控下,就见这巨剑缓缓下落,在离地一尺多高时方才悬浮着停了下来。

  柳长青没有犹豫抬脚便上了巨剑,并回头示意三人也赶紧上来。

  看着近在眼前发生的神奇一幕,白沧海满面新奇,紧随赢风一起跳了上去。

  站在这巨剑之上,白沧海只感觉这巨剑虽然离地一尺多高静静悬浮,但却表现的十分的平稳,三人站在上面,竟然没让这巨剑产生一丝晃动。

  白沧海有心使一个千斤坠,来试探一下这巨剑的承受力究竟有多大,可惜自己却不会,于是只能好奇的蹲了下来,用手轻轻的敲打起了脚下的剑身,慢慢研究起了这剑身的材质。

  白沧海这是又犯了职业病,对这可以变化大小的巨剑产生了兴趣。

  柳长青见此,也只是微微一笑,却并没有阻止,心中不免想起了自己第一次站在师尊的飞剑上时,也似这般的充满了好奇……

  “住手!龙云,快住手......”可就在这时,白沧海的下一个举动,顿时惊出了柳长青的一身冷汗,立即出手将白沧海手中的宝剑夺了过来。

  因为就在刚才,蹲在剑身上敲敲打打的白沧海,竟然抽出了自己携带的一柄宝剑,不管不顾的就要向着脚下的剑身上砍去。

  这可将柳长青给吓了一跳,柳长青的飞剑虽然材质非凡,比白沧海所拿的宝剑品质还高了那么一层。但因为宝剑化形变大的原因,其防御力自然而然的降低了不少,若被白沧海这一剑砍下去,这宝剑非得废了不可。

  夺下白沧海手中的宝剑后,柳长青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心有余悸的说道:“龙云,你想干嘛?”

  “额......”白沧海这才反应过来,明白了柳长青口中的‘龙云’原来是在叫自己。

  看着被柳长青夺去的寒冰剑,白沧海不免一阵汗颜,方才只想着研究一下这剑身的材质,却没曾想,差点弄坏了人家的宝剑,于是赶紧拱手道歉,“师兄勿怪,我只是想要研究一下你这宝剑的材质而已......”

  “那也不需如此啊......”柳长青长出一口气,不免白了白沧海一眼,暗道今天这是怎么了?迎接的三个新入门的弟子,竟然有两个都是这么的奇葩,让人有些受不了。

  见白沧海连连道歉,柳长青这才将夺来的宝剑归还给了他。

  而白沧海,在收起了寒冰剑后,就乖乖的站到了赢风身后,和赢风一起老老实实的待在了柳长青的身后,不敢再妄动了。

  且说此时的另一个奇葩南宫烟柔,则不紧不慢的围着巨剑转了一圈,随后才跳到了巨剑之上。

  只是看其所站的位置,柳长青的嘴角不免又抽搐了一下,这个南宫烟柔,竟然直接站到了柳长青的前面,这让柳长青如何御剑飞行?

  要知道,飞剑在空中飞行,那速度可是极快的,站在前面的人不可避免的就要为后面的人承担空中罡气的侵袭。

  柳长青自己站在前面,正是为了保护身后的三人,却没曾想,反被这女孩站到了自己的面前,这是要为自己来阻挡罡风吗?

  “给,这是金刚护身符,你帮我打在身上,我要站在前面,前面风景好......”就在柳长青刚要忍不住开口时,南宫烟柔的下一个举动,顿时又让其哑口无言了。

  看着南宫烟柔拿出的一张金光闪烁的灵符,柳长青不免汗颜,如此宝贵的灵符,竟然只是为了看个风景,就浪费在这飞剑之上?这未免也太过浪费了吧?

  要知道,此种灵符,就是柳长青自己身上,也不过就那么几张而已,柳长青平日里都不怎么舍得使用,而南宫烟柔却随手就丢出这么一张,看其神情,分明就没将这灵符放在心上的样子,这让柳长青情何以堪?

  柳长青不免多看了一眼南宫烟柔,暗暗猜测起了她的身份,能够随意的拿出此种灵符来,其家室背景想必很不一般。

  转念想想也是,能够被引路仙师举荐入门,一般的家室背景又怎么可能做到?

  “师兄?”见柳长青发愣,南宫烟柔又开口叫了一声。

  柳长青这才回过神来,伸手夺过了南宫烟柔手中的灵符,直接揣进了自己的怀中。

  在南宫烟柔疑惑的眼神中,就见柳长青手中掐了一道法决,嘴中念念有词,只一会儿,一道无形的气罩便从其身上扩散开了,直接将巨剑上的几人全都包裹了起来。

  为了这张灵符,柳长青也是拼了,不顾自身灵力的消耗,就释放出了可以抵御空中罡气的护身灵罩。

  随后,这巨剑就在柳长青的控制下缓缓的升起,载着四人,向着远处天际一飞而去了……

  且说此时走在山下的三人,抬头看了一眼远去的飞剑,扎须大汉蛮铁瓮声说道:“大哥,二哥,那齐浩然是怎么回事?为何没有亲自前来?”

  “嗨......”莫大同叹息一声,也是面带疑惑的说道:“此事蹊跷,三年前,我曾在南燕王城见过齐浩然,当时的他,修为也不过和我等一般。可如今看其弟子的修为,明显比我等高了不止一筹,这就让人十分不解了。”

  “当时的齐浩然,怕是隐藏了修为,大哥一时间没有看清,那也是自然。”李道全略有所思道。

  “管他什么修为,如今我等已经将那三人送入了天南剑派,也算是完成了任务。不如暂时归隐,待将来翻云覆雨之时,再去争一争那长生大道……”蛮铁道。

  “哪有这么简单?”李道全摇了摇头,“让白沧海顶替龙云,实乃无奈之举,若不如此,我等怕是性命堪忧。此番瞒天过海之计,虽然看似成功,但却还有许多漏洞需要我们去一一弥补,若不如此,将来一旦事情败露,我们可真就万死难辞其咎了......”

  “二弟所言甚是。”莫大同点了点头,转头又看向了蛮铁,“三弟,你确定瀚海国的那小子,的确落在了吸血姥姥的手中?”

  “当然,我亲眼看到那个老妖婆将其给掳走了,不会有错的。”蛮铁道。

  “当时还有其他人看到吗?”李道全也追问了一句。

  “没有,只有我一人看到,若不是我躲的及时,怕是也会遭其毒手。”蛮铁心有余悸道。

  “没人看到就好。”李道全松了一口气,“那小子落入了吸血姥姥的手中,必然难以幸免,我们这番瞒天过海的谋划,也就不怕被人揭穿了。”

  “此事只经我等三人之手,只要我等三人守口如瓶,旁人自然不会知晓。”莫大同点了点头,略一犹豫后又转头看向了蛮铁,“就怕三弟性子直爽,若是酒后失言......”

  “大哥,此事事关我等兄弟三人的性命,我又怎会乱说?”蛮铁正色道:“因为我的疏忽,让两位大哥受到了牵连,我蛮铁已是倍感不安,又怎么会让你们再陷险境?我蛮铁在此立誓,今后绝不再饮酒,还请大哥放心……”

  “都是自家兄弟,大哥这样说,也是为了你好。”李道全拍了拍蛮铁的肩膀,对着莫大同又道:“为今之计,还需尽快弄来龙血,否则那假冒的小子迟早都会露馅。”

  “可是,以我等三人的修为,又能从哪里弄来龙血呢?”蛮铁挠了挠头。

  “我听闻,苍茫山脉深处,有一种黑鳞蟒,体内含有一丝真龙血脉,不如我们去那里一试。”莫大同道。

  随后,三人便不再言语,顺着山下的那条小河,渐渐消失在了茫茫雪景之中……

  因为曾经玩过游乐场里的过山车的原因,白沧海站在这飞剑之上,却是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

  而站在前面的南宫烟柔,也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不时的指点着脚下的江山美景。

  倒是一直都表现的十分稳妥的赢风,在飞剑升空后,就变得十分紧张起来。

  刚开始时,赢风只是抓着柳长青腰间的衣襟不肯松手,到如今,就变成了环抱着柳长青的腰不肯松手了。

  赢风的行为,明显就是恐高症的反应,这种情形正常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些。

  而那看似气定神闲的白沧海和南宫烟柔,实际上心中也在担心这飞剑会不会突然掉下去。

  对此,柳长青先前也没有太过在意,可时间一长,被赢风抱的越来越紧,这就严重的影响了他操控飞剑行为。

  只见那飞剑,在柳长青十分别扭的操控下,时快时慢,时上时下,晃晃悠悠,犹如喝醉了一般,向着远处的一座小山前落去……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