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锦华 第一八四八章 后顾之忧

小说:布衣锦华 作者:木雨相 更新时间:2018-03-22 00:01:25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华锦没有多么生气这件事,以前带有偏见看她的人真的太多了,每一个她都斗鸡一样的狠狠的骂过去,人连日子都不用过了吧。

  何况是和秦尚任这样的关系,哪怕是为了把他们看作儿女一样的王明,他们也不能真的和秦尚任再也没有什么关系和牵扯,他们注定会是一条船上的人。

  所以与其真的搞僵了大家都不舒服,今日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虽然华锦也好,宁淏自己也好,终究不会当做那些事情没有生过。

  但是那有怎么样呢,他们总不能强求所有人都理解自己,不是吗,差不多就好,至少今日他们看到了秦尚任的态度,虽然依旧不能理解,可是终究能够尊重了,不是吗?

  “那就好,咱们毕竟不能真的老死不相往来,所以我便自己做主了,你不怪我就好!”宁淏仔细的和华锦解释。

  华锦牵着他的手“我怎么会怪你,明明知道你都是为了我着想的!”

  说完之后华锦换了一个话题“宁嫔的动作很快,比我之前想的都要快一点,现在皇后也不会放任她继续在内宫继续这么撒野,慕容桓这个功夫,也差不多到了服药的时间了

  服药之后他精神就会恢复许多,到时候估计也会动宁嫔的,咱们下午就多等等吧,皇后应该也撑不了多久的!”

  秦尚任的事情不值得多说什么,反正这样就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华锦转而说起另一件事来。

  宁淏听华锦这么说,也是点头“宁嫔与慕容桓这一家子的怨恨,本来也不关小六你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先斗起来,对了,你准备什么时候让那个孩子见人?”

  “略等等吧,最后人出来一下就好了,这么久的时间了,他也还是不大能接受自己这个身世

  你也知道的,他本来就是个执着又单纯的性格,便是这段时间一直学习,我也想办法让他能走出来,但是终究可一般的孩子是不同的!”

  听着宁淏提起那个孩子,华锦也是叹息,大人自己造孽,倒是让孩子承担了不该承担的,想想心里也不是滋味了。

  “之前哪里想到还有这么一桩事情出来,他现在应该已经好了许多了吧,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彻底好起来,小六你也能放下身上的担子!”宁淏心疼华锦辛苦。

  华锦笑了“我倒是想着,给他找一门合适的亲事,以后有个厉害的皇后,我也能多放心一点,我心里有了一点打算,只是到底是我自己的想法,还是得问问师兄的!”

  “师兄,是然儿还是婉儿?”宁淏也是反应快的,听着华锦说起亲事的事情,便马上知道华锦的意思了。

  “秦师兄的女儿可不是我能管的,是婉儿,那孩子的情况师兄也是知道的,是个性子有些执拗的

  以前便只看着我一个人,以后估计也学不来男人的那些三妻四妾的毛病,人也单纯,优点的确是不少的,可是缺点也是一样不少

  所以不过我一时想到了,反正也不着急,他年纪才多大,亲政也得几年后呢,实在不行就从秀玉书院找一个吧,反正皇后也不需要有太强大的家族,免得外戚干政!”

  华锦倒不是一时兴起,只是到底她是受到现代教育的,知道这姻缘的事情不能强迫。

  好在之前张璞还与她说过,希望之后她能多带着女儿学习,华锦也已经是应了,今日这些事情结束以后,她估计会经常入宫,还是看看两个孩子是什么感觉吧,一切随缘。

  “嗯,以后的时候以后再说,也不知道现在内宫里面是个什么情况,小六觉得宁嫔和皇后大概什么时候能对上呢?”两个人继续慢慢走着,一边说话。

  华锦想了一下“反正不会太晚的,宁嫔会动作这么快,应该也知道我动手了,她要赶在我前面做事,内宫我已经布置了人,有消息就会传过来的!”

  “好,咱们就等着吧,最后一刻!”现在的确不是他们要做事的时候,所以宁淏也笑着答应了。

  倒是张璞写好了奏折,也顾不得东宫那边丧礼的事情.

  他想的也是简单,就这么半天的功夫,已经死了一个太子,一个太后了,估计再来一个下午,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反正都是这么一家子的,与其这么早就忙活这些事情,不如多等等,大家死了一起忙活。

  之前他和师兄还以为华锦说的夸张,现在看着宁嫔这个架势,真的是打算把慕容桓一家子都给灭了的节奏。

  只留着齐家的那个孩子,只是连宁嫔都不会知道,早在知道齐家的事情的时候,华锦也已经查了齐家这个孩子的身世。

  宁嫔怎么也不会想到,齐家居然那么大的胆子,把自己家的孩子代替了那个她送过去的孩子,而宁嫔更不会想到的是,那个被丢弃的孩子居然被华锦所救,就在她的身边。

  也是在知道那个孩子就在华锦身边之后,张璞才明白了华锦和宁淏为什么要这么做,不去阻止宁嫔的做法,而是釜底抽薪,放任宁嫔的杀戮。

  虽然华锦自己说了,她是没有能力阻止宁嫔做得这些的。

  但是熟悉华锦的人对她的这个说法还是抱有怀疑的,因为好像这么久的时间里,华小六从来没有过说做不成的事情,只有她不想做的。

  张璞也怀疑这一次华锦只是不想做而已,虽然知道,他也没有质疑华锦什么,大概他也能理解华锦的做法吧。

  与其放着那些可能怀恨之心的人,显然华锦自己身边的那个孩子更值得信任,也更不会有后顾之忧,张璞相信不仅仅是他心中有数,其他人也都是有数的。

  因为华锦没有后顾之忧,他们所有人才可以安安稳稳的实现理想,何必自己找麻烦呢。

  一路这样的思索着,张璞也到了养心殿的外面,看着太监进去禀告自己来了,他安静的等着慕容桓的召见。

  养心殿里面,一上午都昏昏沉沉的慕容桓被叫起来,毒老开的药方已经煮好了,老太监亲自端上来,给慕容桓喝下。

  就在这时候,外面的太监进来道“陛下,礼部尚书张大人有要事求见!”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