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雄 第235章收获

小说:北雄 作者:河边草 更新时间:2017-08-05 05:14:34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如果是在往年,正是突厥人用兵的好时候,他们会对北方一些世仇部落展开攻击,或者是承受对方的袭扰。

  当然,大部分部落,会盯紧自己的收获,并准备开始向突厥主部送上供奉了。

  突厥人的疆域非常的辽阔,所以,每年秋季,突厥汗账也会派出使者,巡视各部,带去可汗的问候之外,还要试探一下一些大部落的忠诚。

  每隔几年,突厥汗账还会举行会盟,围猎,祭祀之类的盛事,来展现主部的强大和突厥可汗的威名。

  但今年嘛,无论漠南还是漠北,都很安静。

  漠北的突厥诸部正在不断的迁移,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放弃了世代守护的草场和山林,最为强悍的几个突厥大部,都在全力的向北方用兵,将那些一直窥视着突厥人草场的家伙赶的远远的。

  而在遥远的东方,因为大隋和高句丽的虚弱,很多靺鞨以及契丹的部落都在向突厥汗账表达自己的臣服之意。

  这明显是坐收渔翁之利的好时候。

  实际上,在大业十二年,突厥的实力正在以非常迅猛的速度在增长着,他们已经将西突厥压的喘不过气来了,他们的疆域无论在东边还是西边或者是北边,都在急速的扩张当中。

  一个前所未见的草原帝国,正在伸展着自己的躯体。

  但突厥人遇到的问题也很明显,疆域太广阔了,突厥汗账的汗令送达到边界的时间,长的让人开始难以忍受。

  而且,今年这个部落臣服了,给汗账送上了礼物,而等汗账的使者去到那里的时候,却根本找不见那个部落了,或者。人家已经换了首领。

  于是,始毕可汗终于决定,分封一些小可汗,赋予他们一定的权力。让他们为突厥主部牧养羊群。

  实际上,突厥正在往分封制的深渊滑落。

  小可汗上面还有东西两位可汗,而这两位尊贵的可汗上面,才是大可汗,弄的和诸侯国一样。而且,东西两位可汗的权力也在不断的增涨。

  这种情形带来的是权力分散,以及相互抗衡对立的恶果。

  但没办法,北方草原上的帝国,本就有着无法克服的先天性疾病,一个强力而英明的可汗,可以带领他们走向辉煌,却也可能会带领他们走向深渊。

  这和中原帝国稳定的统治架构,很不一样。

  但不管怎么说,无疑如今的突厥汗国正处在一个黄金时期。

  草原上众多部族都臣服在了一面旗帜之下。突厥贵族们环顾左右,突然发现竟然没有了什么敌手,这显然让他们陷入了短暂的茫然之中。

  而就在这样一个时候,恒安镇军却为了生存,向这个越发庞大的帝国伸出了爪子。

  一爪子下去,就抓下了一块肥肉。

  马蹄声让地面微微颤抖,喊杀声撕裂了草原秋日的宁静。

  部落勇士不停的倒下,赤六安部落已经来到了毁灭的边缘。

  敌人突然出现在了部落附近,并分成两个方向冲向了部落,作为与突厥王庭有着稳定的姻亲关系的他们。虽然并不强大,但却饱受尊敬。

  所以他们来能在云中草原,靠近突厥汗账的地方,获得一块如此丰美的草场来放牧自己的羊群。

  但这也显然成了灾难的源头。

  他们离着定襄郡太近了。也太靠近长城沿线,所以他们成为了恒安镇第一个攻击的目标。

  富裕而懒散的赤六安部,男女皆以俊美闻名于突厥汗国,但他们却缺乏勇名,一直以来,在王庭中的地位都不算高。

  这是一个靠着联姻来维系地位的部落。在突厥人当中并不罕见,但能这么成功的,却没有几个。

  当如狼似虎的敌人蜂拥而来,赤六安部的抵抗几乎是一触即溃。

  贵族们纷纷选择了逃走,而不是率领部落中的战士,抵抗敌人的袭击,他们逃走的方向自然是西边,他们迎头便扎进了等待已久的套子里面。

  战事比料想的结束的还要快上许多,清晨时发动的突袭,不到一个时辰就已结束。

  大群的骑兵围住了整个部落,将成群的牛羊驱赶出来,放下武器的男女老幼,在刀枪面前瑟瑟发抖,英勇的人都已战死,剩下的人都在等待最终命运的降临。

  到了这一天的正午时分,所有的俘虏都已被绑上手脚,扔在马上,随同羊群一起,被驱赶着向南走了。

  四千骑兵渐渐汇合在一起,在斥候的带领下,扑向了剩下的几个小部落。

  这是一场非常完美的劫掠行动,广阔的草原让这样的劫掠看上去很轻松,自古以来,南北胡汉帝国,其实都在进行着这样的游戏。

  只不过随着时间的迁移,胡人因为生活习惯的原因,慢慢占据了上风而已。

  李破带兵小心的游荡在定襄郡边缘处,一直到东边传信过来,大军正在南撤,定襄郡也毫无动静。

  但李破知道,这样的行动以后要谨慎再谨慎了,突厥人虽然脑子不太灵光,但那么多人,总归会有些聪明人的,他们会很快做出反应。

  至于突厥人能不能猜到敌人是谁,呵呵,这个问题问的很没必要。

  那么的牛羊,你想掩盖痕迹又怎么可能,都往南走了,那还能有谁呢?

  这次没有什么意外,也没再遇到什么金狼旗,附离子,突厥公主之类的奇怪东西,四天的功夫,四千骑兵就已经撤回了长城之内。

  一击而中,进退如风,李破很满意自己的杰作。

  今年的行动,也到此为止了,等明年,他还会派人到云中草原寻找机会,当然,突厥人要是反应太过激烈,比如说一怒之下,十几二十万人的杀过来,那就两说着了。

  过了长城,大军宿营,李破才开始命人清点伤亡,外加看看有多少收获。

  死了十六个,伤了二十六位。

  而赤六安部落的富裕程度,给了李破很大的惊喜,膘肥体壮的牛羊可不是去年冬天跑瘦了的牛羊可以比得了的了。

  有了这些牛羊,明年云内在粮草上,大致便可以做到良性循环了。

  在云内官吏的计算下,明年云内城中,应该保持三四万的人口,就差不多了,其他的都要出去牧养羊群。

  云内,或者说是晋地北部边塞,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让生活在这里的人不用耕种,可以和草原部族一样,过上渔猎,游牧的日子。

  当然,这些还称不上什么惊喜。

  让李破感到有点惊讶的是,竟然弄回来了不少粟米。

  当然,转转脑子其实就能想明白,这些粟米自然不会是突厥人种出来的,从哪儿来的,那肯定是来自大隋的马邑,雁门,楼烦几郡了。

  找来俘虏问了问,李破也乐了,去年突厥人大举南下,回去就分这点粟米了。

  因为赤六安部和王庭比较亲近,还多分了一些,之后各部细细清点伤亡,又纷纷叫苦,分的东西根本不够塞牙缝的呢。

  突厥人受的伤比想象中的还重。

  秋末作战,牛羊吃了无数,回去草原,又冻死了一批,好在,还能保存下来留着自己食用,到也不算浪费。

  但牛羊来回奔波,瘦的很快,到了冬天,很多就熬不住了。

  这种反应几乎是连锁式的,顿时让一些中小部落受不了了,于是,他们又分得了一些粟米,算是王庭补足他们的损失,赤六安部趁机又弄了一些回来。

  粟米这东西,草原人吃不太习惯,多数都成了喂养奴隶的东西。

  一年下来,也没消耗多少,又因他们存储的不好,有些还发霉了。

  就在他们想着用粟米去别的部落换点东西,或者直接喂给战马牛羊的时候,李破带兵冲进了他们的部落,堆成小山似的粟米也就成了隋军的战利品。

  这些粟米有多少呢,将领军兵们都没细数,回到云内后,王庆带人清点了一下,才告诉李破,有二百多石,不算多,恒安镇军敞开了吃,能吃上两三天呢。

  李破到也没觉着丧气,能吃上三天是三天,粮食这东西现在不嫌多。

  当然,进了长城清点战利品的时候,尉迟和步群已经告诉了李破,赤六安部落中的粟米还有很多,但……带不回来啊,这到是让李破有点后悔了,当初带人到草原侦查的时候,应该进这个部落看看嘛。

  出兵的时候也好准备些马车什么的,把粮食都拉回来多好?

  另外,赤六安部落中的金银细软也有不少,贵族们的家底很厚实。

  可惜,这些东西只能存在恒安镇的库房中了,现在用也用不出去,身处乱世,什么都是假的,只有吃的东西才最为珍贵。

  让李破感到稀奇的是,赤六安部落的首领赤六安捉,竟然还珍藏一个从西域弄来的,也不知是哪个倒霉国王戴过的王冠……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