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离开我就活不了 第147章 嫉妒使我帅气,嫉妒使我貌美

小说:霸总离开我就活不了 作者:叶奈凉 更新时间:2019-11-09 09:35:17
推荐阅读: 汉乡全职法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一号红人太古神王太初恰似寒光遇骄阳凡人修仙传万域之王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尸体冷冻库内,温度很低,寒气直冒。

  宫司屿一个人,略显孤独的站在那。

  眉头紧蹙,眸光复杂。

  因为有那么一瞬间。

  他蓦然发现,仅仅只是能看到鬼,好像还不够。

  他还是觉得,离纪由乃好远。

  心中阴霾升腾,阴冷的瞥了眼没有灵魂,只是一具躯壳肉身的路星泽。

  极为不服,不屑。

  凭什么这个男人就可以同自己的女人一起灵魂出窍?

  而他就只能呆在这守着?

  嘴角勾起邪冷笑意。

  宫司屿慢条斯理走到路星泽的肉身旁。

  毫不留情的在没有意识的路星泽脸庞上,砸下一拳!

  妖孽邪魅的脸庞,闪现一抹快意。

  冷哼一声,自言自语,幽幽道:“嫉妒使我帅气,嫉妒使我貌美,爷打的就是你。”反正也听不见。

  阴冷幽幽的话音在冰冷的尸体冷冻库内回响。

  宫司屿再抬眸,透过可看见鬼魂的阴阳复古单镜,猛然惊觉,又有四五个幽魂鬼魄直接穿过门,飘飘悠悠的进了来。

  它们有男有女,有的浑身流血,有的身体腐烂,还有的肢体被分解……

  这些鬼好像是本想吓唬宫司屿的。

  却不想……

  双手环胸,无所畏惧。

  宫司屿轻蔑阴冷的哼笑。

  黑沉的凤眸仿佛比雨夜更为阴寒,眼底流露出的冰冷戾气,可见他阴狠毒辣的事绝对没少干。

  几个面目可怕的幽魂一见宫司屿。

  完完全全就被他身上那股子邪性戾气给吓住。

  顿时落荒而逃,根本不带犹豫的。

  -

  纪由乃和路星泽的灵魂进入了安希早已死亡的大脑。

  置身其中,如同置身在一个支离破碎,遍布大脑神经,弥漫腐臭的虚幻场景中。

  安希生前最后的记忆,像是碎片,四处飘散,转瞬即逝。

  “她大脑中的记忆碎片已经消失的所剩无几,我们要加快速度了。”

  情况很糟糕,路星泽严肃道。

  旋即,和纪由乃默契的相互对视一眼。

  几乎同时念咒结印!

  伴随两道光芒溢出指间……

  截然不同的残破场景,如同断片的电影镜头开始自行拼凑,结合。

  纪由乃闭眸,脑中出现了无数景象。

  安希在安家遭受的苦楚……

  她心中狂燃不止的嫉妒和滔天恨意!

  还有濒临死亡时的奋力挣扎。

  从虚幻的记忆中,纪由乃依稀看到了安希死的那天,在体育器材室中,有一个人,突然出现拿一根钢丝勒住了安希的脖子。

  她看不到那个人的脸。

  却见到了那个凶手的手臂。

  凶手手腕上若隐若现的纹身,让纪由乃猛然间想起了一个人!

  随后,场景又变幻了。

  成了一个光线阴暗的地下室。

  地下室被布置成了一个简陋的房间。

  墙壁上的窗户,是画出来的。

  假窗户前的一张书桌前,正坐着一个瘦弱的女孩。

  女孩正一脸狰狞,满目恨意,嘴角阴笑的在写着什么。

  那是一本日记……

  她瞥见了日记上无数的“杀”和“死”字,还想细看,就见安希那其貌不扬,苍白狰狞的小脸,诡笑着转向了她,她的眼睛正不停淌着血……

  -

  宫司屿本略觉无聊的在尸体冷藏库等着,观赏观赏尸体,随处走走。

  突然就见平躺的纪由乃脸色苍白,满头虚汗的醒了过来!一个翻身,险些从停尸车上掉下,幸好宫司屿眼疾手快上前扶住。

  路星泽也跟着睁眼转醒,神色冷然,慢条斯理的起身。

  见纪由乃脸色极差。

  可人家男友在,也不好过度关心。

  只能心底压抑着,下地,询问。

  “我有所收获,你呢?”

  勉强的笑了笑,任由宫司屿搂着自己,软站在他怀中。

  纪由乃回道:“一样。”

  “从她所剩无几的记忆碎片中,我发现在学校,她经常和一个男老师往来,我明天就去你们学校核查一下,其他就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线索了,你那里呢?”

  “我看到了她死亡前的最后一幕,有个男人,勒住了他,看不到模样,只知道手腕有纹身。”而那个纹身,纪由乃在一个人身上见到过。

  可她不明白,怎么竟然会是他?

  难道是……看到安希杀人,他出手相助吗?

  “还有,安希似乎有写日记的习惯。”

  纪由乃吃力的说完,就忽觉喉咙腥甜。

  埋在宫司屿怀中,捂住嘴,忍不住咳了一声……

  摊开手掌时,见手心染血,愣怔了下。

  生怕被宫司屿发现似的。

  忙将血蹭到自己黑色的衣服上。

  又胡乱抹了下嘴,确保不会被发现,才抬起头。

  她明白,之所以会这样,必定是灵力耗费过度,损了心神,她早前被怨气所侵蚀心脉,本就无法根治,这么一折腾,咳血也很正常。

  就怕被宫司屿发现,他又会大惊小怪担心忧心。

  “先前刑警大队的人去安希家搜查她生前遗物时,并未发现日记一类的东西。”

  “那我就不知道了。”顿了顿,开口告辞,“路科长,我目的达到了,先走一步,希望您网开一面,别追究我和我家这位冒然闯进警视总厅。”

  胸口隐隐作痛的感觉,让纪由乃不适的依偎在宫司屿怀中。

  察觉到纪由乃的不对劲,宫司屿一言不发,拦腰横抱,将人拢怀里。

  “宫司屿……我们走吧?”

  “都依你。”

  冷瞥一眼路星泽,宫司屿抱着纪由乃就离开了尸体冷藏库。

  独留路星泽一人,眸光动容深邃的站在原地。

  -

  原路返回,一路畅通无阻无人发现。

  宫司屿和纪由乃带着“作案工具”回到车上时,差不多快凌晨2点了。

  “心肝,不舒服?”

  聪明心细如宫司屿,他又怎么会没发现纪由乃的虚弱。

  “没事。”

  拧眉怀疑,“那回去。”

  “不。”倏地拉住宫司屿的手,纪由乃眸光幽幽道,“你告诉我,安家在哪,我要去找安希的日记。”那日记里这么多“死”和“杀”,绝对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太晚了,你必须休息。”

  纪由乃的脸色难看的吓人,宫司屿拒绝。

  “休息对于我来说,就是在浪费生命,或者你回去,告诉我怎么走,我自己去。”

  宫司屿断然是不可能让纪由乃独自潜入安家的。

  自己的女人,跪着也要纵容着宠到底!

  “我陪你。”

  妥协一叹,旋即,他们驱车前往。

  然而,宫司屿和纪由乃谁都没想到。

  大半夜联手翻墙,从安家大宅庭院二楼,一扇没关的窗户潜入。

  进的房间,不是别人的,刚巧就是……

  “……这人不应该关在纪检吗?怎么躺回家了?她睡得挺香。”

  和宫司屿居高临下,疑惑不解瞅着昏暗房间内床上的女人。

  纪由乃做贼似的压低声。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